媒体专访:毛艳华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中评社香港3月12日电(记者 范颖薇)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及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日前,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毛艳华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表示,把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表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已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放到国家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并非首次提出。早在2014年,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湾区经济”,把粤港澳城市群勾连起的湾区作为一个整体规划。2015年3月,在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一带一路相关文件中,则提出要“深化与港澳台合作,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并于2016年,打造粤港澳大湾区正式被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中。 

 

在毛艳华看来,粤港澳三地的协同发展已有一个良好的基础。三地已形成良好的产业分工合作关系,区域跨境基础设施网络逐步完善和CEPA安排为内容的制度合作基础。在这三个基础和条件下,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发展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毛艳华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建设和发展有利于港澳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的经济融合发展,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有利于进一步打造粤港澳“一小时生活圈”;有利于发挥三地协同效应,吸引高端人才集聚,加快构建世界级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对于未来的发展,毛艳华认为,可以从创新区域合作机制机制、优化区域产业分工合作体系,做好优质生活圈规划,建立城市群层面的协调机制以及培育利益共享的理念这五个方面入手。 

 

专访全文如下: 

 

中评社:您怎么看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及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 

 

毛艳华: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首次写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表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问题提升到了国家发展战略层面,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已放到国家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把该规划上升到国家战略,主要是出于发挥港澳在国家发展中的独特优势,解决港澳经济转型发展问题的瓶颈以及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这三大方面的考量。

 

第一,更好地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港澳特区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高度国际化,在“一国两制”下拥有许多独特的优势。因此,做好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可以更好地突出和发挥香港和澳门在国家新时期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作用。第二,助推港澳经济转型发展,确保港澳地区的繁荣稳定。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下,港澳经济自新世纪以来转型发展面临着一些问题,通过开展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有利于港澳更好地拓展自身经济功能和营商规则优势,更好地融入内地改革开放进程中,从而解决内部经济发展问题,顺利进行经济转型。第三,有利于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建设统领“十三五”时期对外开放全局。就经济规模、基础设施以及对外贸易、国际投资和国际金融等各个功能领域方面,内地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区域可以和粤港澳地区相媲美的。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粤港澳大湾区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评社:既然该计划如此重要,那它未来对粤港澳三地又会带来哪些影响呢? 

 

毛艳华:我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影响。首先,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能够促进港澳和珠三角地区的经济整合,实现一体化发展。改革开放以来,随着香港制造业转移到珠三角地区,港澳地区与珠三角地区形成了“前店后厂”的制造业合作模式,但这仅仅停留在了产业层面的分工合作。自2003年CEPA(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的实施,港澳地区与珠三角的制度合作也逐步推进。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则能直接促进粤港澳三地在制度层面的进一步整合,提升区域一体化水平。 

 

其次,从居民生活角度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有利于进一步打造三地的“一小时生活圈”。粤港澳三地有着迫切交流的需要,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能使粤港澳三地居民的交流更为便利,使“一小时生活圈”、“一小时学术圈”成为现实。 

 

此外,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能有效发挥三地协同效应,创造一个吸引全球高端人才集聚的环境。香港拥有国际化人才网络资源,珠三角地区有很好的产业化链条和国内大市场,粤港澳三地可以协同发展,形成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中评社:那么当前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条件有哪些?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又面临哪些挑战? 

 

毛艳华: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首先,粤港澳三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好的产业分工合作基础。改革开放以来,香港逐渐转型成为以服务业为主的城市经济体,成为国际重要的服务、航运、金融中心,澳门成为国际旅游休闲中心,珠三角成为全球制造业基地,就是区域产业分工合作的结果。第二,港澳回归以来,跨境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如今,港澳和珠三角地区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包括广深港高铁、港珠澳大桥等大型跨境基础设施很快就要完工,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奠定了很好的发展基础。第三,粤港澳三地有制度合作的基础。CEPA安排从2003年实施以来,至今已有14年,在CEPA框架下,粤港澳三地的资金、技术、人才、商品和信息等资源要素流动得到了很大促进和改善。 

 

在这三个基础和条件下,进一步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当然,当中面临的挑战也不少。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跨境合作的问题。尽管已有了上述的制度合作、产业分工合作基础,但粤港澳三地是三个关税区域,仍存在关税等边境管治问题,各种资源要素的流动依然要受到边境管制。此外,一国两制下粤港澳三地的经济制度、社会制度还是有差异的,这些都会为三地区域的合作带来挑战。 

 

另外,粤港澳区域的产业发展质量和层次不高,珠三角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中处于低层次。与纽约、旧金山、东京等国际典型大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能力是短板。第三个就是环境染污与生态保护的问题。环境污染及生态恶化是不容忽视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去解决。

 

中评社:那粤港澳三地在这个计划中各自有哪些优势和短板 ? 三地在哪些领域可以进行合作互补? 

 

毛艳华:香港是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澳门则是国际休闲旅游中心。香港的国际化水平高,自由开放,能吸引国际高端人才要素。但就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规划发展来说,他们的短板是政府在规划中推动力不足,主要依赖于市场,在区域规划中政府的作用往往非常有限。 

 

对于珠三角地区,地方政府则积极有为,能积极推动并设法解决区域合作与规划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但出于地方发展的动机,容易造成恶性竞争;地方利益会看得太重,出现市场保护的情况。 

 

至于三地优势互补方面,我认为,可以把港澳高度的国际化水平、国际化专业人才与珠三角广阔的市场优势和产业优势结合起来,共同打造全球价值链、供应链和创新链,提高城市群产业国际竞争力。另外,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作为一个整体来规划,珠三角可以借香港的国际化走出去,粤港澳携手参与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从中国内地对外直接投资和外商对中国内地直接投资二方面来看,香港仍然是中国最重要的集融资平台。近几年,仍然有高达70%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于香港,同时有50%左右的中国内地对外直接投资经过香港。因此,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能更好地发挥香港投融资平台的作用,解决珠三角发展的资金需求,带动泛珠三角地区“走出去”。 

 

中评社:您对这个发展规划有哪些建议? 

 

毛艳华:我认为,要做好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规划发展可以从创新区域合作机制机制、优化区域产业分工合作体系,做好优质生活圈规划,建立城市群层面的协调机制以及培育利益共享的理念这五个方面入手。 

 

第一,创新区域合作的体制机制。要让商品、资本、技术、人才和信息等在大湾区和城市群中有序地流动起来,实现资源的高效配置。在CEPA框架下广东应继续“先行先试”,发挥广东自贸试验区等平台的作用,推动粤港澳贸易投资便利化,降低交易成本。 

 

第二,形成优势互补的产业分工体系。我认为,大方面要考虑如何更好地把香港贸易、航运、金融和专业服务等优势产业与珠三角的制造业对接起来,形成优势互补的产业分工格局。更小的层面要考虑高端生产性服务在香港、广州、深圳和澳门等主要城市的功能布局问题,更好地形成城市群生产性服务业的集聚效应。 

 

第三,做好优质生活圈的规划。包括城市群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解决好跨境基础设施的通关便捷问题,形成网络化,真正实现“一小时生活圈”。还要重视大湾区的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问题,合作解决跨境和跨界的染污防治问题。 

 

第四,建立起城市群规划的协调机制。一直以来粤港合作联席会议和粤澳合作联席会议在推动粤港澳区域合作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下一步还应成立国家层面的部际联席会议,统筹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规划,协调重大区域合作问题。还应成立城市群层面的规划委员会,明确各城市的功能及地位,推进城市间的分工合作。

 

第五,培育利益共享的理念。大湾区城市群规划必然会涉及到利益共享、分配和补偿等问题,因此,粤港澳三地要形成区域合作共识,培育利益共享理念,要建立区域合作的补偿机制、分配机制,解决区域利益分配协调问题。 

 

毛艳华,现任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兼任海上丝绸之路与粤港澳国际合作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广东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等。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贸易、区域经济和港澳珠三角经济。

作者: 

中评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