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演讲:新经济下的中美全盘合作——中国美国商会主席 蔡瑞德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感谢大会主办方邀请我来致辞。

2018年是非常重要的年份,有它的独特的特色,2018年中美经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充满诸多不确定性和极难的挑战,每次我们面临挑战时都会伴随机遇。我们知道世界上会有一些组织和一些人群,比如世界自贸区组织,这一系列的国际组织站在风口浪尖之上进一步促成全球更紧密的合作。世界自由区组织花费了极大心力能够进一步促进全球协作,并且致力于世界可持续发展,能够促进自贸区发展,为会员国家提供许多服务,这是中国美国商会一直所做的使命。

我们希望在这两个世界经济体制间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搭建一道稳健的桥梁。中国正在进入改革开放40周年的巨大成果,我们知道中国也有2020年一系列愿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它能促进世界未来的增长、中国的增长。

中国美国商会2018年的商业环境调查显示,研究、技术、研发已经在过去三年呈现出巨大动力,其中77%的公司预计在未来的增长能保持5%或以上,但我们知道创新的挑战依然存在。在这些挑战中包括知识产权专利保护不足、数据安全相关政策没有能够得到完善制定,以及在人才可用性上还有待提高。为了实现上述的创新目标,中国应该进一步加强国际的协作与合作,加强基础设施,并进一步开放各种机构制度,让信息更自由流动。

中国美国商会及成员公司长期聚焦在技术及创新之上,实际上为了能够更好响应会员的需求,能够促成技术的发展,能够让这些技术在中国落地生根,中国美国商会也启动了一系列的技术创意,能够在今年早些时候进一步夯实人民对技术创新的信心,这是一个重要的平台。而这个创意能促进美国公司之间最佳实践的分享,进一步在创造者和技术使用者之间建立联系,并且能够提供一些积极的支持来促进企业的发展。

刚才提到的技术创新的重点之一就是9月20日我们正式启动了技术创新峰会,这个峰会在北京举行,当时邀请了超过200位讲者及与会嘉宾,他们代表技术提供商、服务公司、业界技术使用者及来自不同行业的专家。

我们知道建立这些峰会促成关系的凝结、建立关系网络有巨大力量,它能让人们更好分享自己的知识信息,这也是我们希望在技术创新创意上做的。中美两国面临许多挑战,但我们可以提供更好的领导力及更长远的愿景解决这一点。李开复博士有一个创新基金,他在峰会致辞时讲到了,我们知道在商业合作中能通过数码创新发挥基本的创新力,微软高管徐明强提出建议,中国的数字转型将能为许多跨国公司提供巨大的机会,但是他们也强调在这一系列的愿景中,与中国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至关重要,进一步加强纽带联系,能够帮助我们促成双边的合作。

举在中国美国商会成员国中的一个例子,这个公司能够很好捍卫或彰显在跟中国数字技术的合作,就是Mars,它是生产许多士力架、MM巧克力,是一家糖果公司。在几年间,Mars公司是第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他们进行了许多广告,并且很好地离散了投资回报。如果我们使用一个评级机构评判他做的广告宣传质量,比如说回头客数量及覆盖顾客的数字,它的广告是非常成功的。如果是使用电视渠道进行宣传,Mars公司要花6个月才能进行一系列的广告成果收回,所以Mars公司得知如果要进行电视广告回报是比较慢的,可以通过定型定量指标衡量。现在Mars在中国两个星期就有很好的广告投资回报,因为Mars糖果公司跟中国最大的技术公司合作,比如阿里、京东、腾讯公司。因为这些公司使用数据快速追踪这个过程。

举另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也类似Mars公司,Mars跟阿里巴巴进行合作,使用人工智能及机器学习分析其中4000多条评论的贴子。通过消费者评级及各种评论,能够理解这些消费者是怎么样看待这个糖果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这一系列的新技术也席卷了中国整个糖果行业。

因此,Mars公司创造了一个符合中国人口味、有辣味的士力架能量条,专供中国市场。我们看到Mars公司使用了这些分析器,充分利用了数字技术对于消费者的了解,使用了阿里巴巴网上5亿个用户的评论,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产品优势。这些网上评论都表示中国顾客不仅喜欢辣味食品,他们也希望巧克力展现这种特定的中国特色,所以现在有辣味的士力架。下一次我买士力架的时候大家要提醒我,我可不买辣的士力架。

中国美国商会及成员公司都希望促成一个更为健康、更可持续性的中国经济发展,通过建立各种桥梁纽带,通过修复大家对彼此的误解,并且促进相互的尊重、相互的协调,这正是中国美国商会的使命。在过去多年,中国美国商会在许多艰难时刻都做到这一点,响应时代号召。过去中国美国商会一直坚定中国市场改革,包括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

2005年中国驻世贸组织的大使孙正义曾表示过,美国商会一直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中国入世谈判的时候给予许多帮助,他说美国商会发挥显著的作用,促进中美贸易、中美经济的合作。我当时还记得他说这些话那一天,当时中国正在争取最惠国条约以及永久合作贸易伙伴关系。

每一年美国商会组织代表团帮助中国一些国家进行游说,让美国政府通过对中国的永久贸易伙伴的关系。其实美国商会每年都会在华盛顿DC组织一系列的游说活动协助中国企业。在1992年的时候,早期这些游说和拜访是希望帮助中国获得最惠国的待遇。今年该代表团已经与美国国会成员议员召开超过50次会议,我们也跟商务部、美国贸易办公室、美国财政部、美国农业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美国经济理事会及其他各种智库和各种集团高管召开了许多高层次的会面。除了刚才提到组织中国企业家到华盛顿参访外,美国商会其实也一直成为美国政府与中国代表团的联络者、桥梁缔造者。过去多年美国商会的成员有很多机会跟美国贸易办公室、美国商务部代表见面。

我们看看另一个故事,美国商会非常荣幸为高层次的官员筹措他们跟美国政府官员的会面,包括中国部委领导、中国总理及副总理。尽管我们过去有多年的友好来往,但现在中国美国商会正处于尴尬和艰难地位,因为美国商会非常清晰现在面临一个事实,我们是不支持加征关税,我们也希望中美双方能够更好进行接触,而不是对抗,能够带来一些时序性的结果,不会让中美贸易战恶化。

我们知道现在人们对于中美两国双边贸易关系的担忧日益剧增。现在的发展及对未来的展望,其实都应该有更为夯实的基础,因为它会影响世界其他各国的关系。这一系列的双边和多边关系都应该基于互惠互利、互为尊重的原则。我们知道新一轮磋商和议价都应该建立在互惠的对待之上,包括开放的贸易和投资,以及都为对方提供一些优惠的条件,这些都是基于互惠的基础。现在美国市场已经大大向中国出口商和投资者开放,中国也加大了对美国投资者的开放,我们知道如果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门槛更低,是能够让美国公司受惠,但是市场的开放也能够让中国以及中国的公司受惠良多,因为这能促进开放投资,更好促进全球的协作,也能更好激发创新。

现在开放式的投资,我们看到开放生机无限的市场带来的裨益已经远远超过覆盖各个公司,其中带来的经济和技术的影响,包括这些外国公司带来的影响、涟漪效应,以及对于供应链、员工福利的影响已经非常巨大。根据香港一个大学的研究,外国直接投资现在已经占中国GDP在2009、2013年发展中30%的权重。但中国现在在FDI一系列投资度量衡上还被列为投资最为严谨的一个国家,这个评估是由OECD(经合组织)遴选出来的。

除此之外,中国在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上比例过低,与GDP发展幅度和体量不相符合,这是由国际货币组织IMF调查结果显示。我们需要更多的寻求合作,中国的领导层充分了解创新对于未来的发展、对于未来驱动经济的前景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实际上创新也是中国雄心勃勃战略非常重要的一个压舱石,就是中国制造2025,希望中国在技术上成为领袖。为了实现中国的创新目标,中国需要更好的让信息实现自由流动,如果原来在一个保护式市场的环境创新,这个技术不够先进。我们希望能够把这种技术引入到更多行业中,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繁荣各个市场。

最后,对于中美商会及会员,我们会时刻准备好帮助我们的会员及在座的公司,希望将美国最好的技术带到中国,同时真正为中美两国的利益进行创新,能惠及全球。我们相信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能真正让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谢谢大家。